破風百餘里 瓦隆之箭一戰 王美銀功不可沒

明確完成任務 美銀對於接踵而來的磨練不以為苦

Apr 20 , 2017 16:00:00

新聞來源:巴林美利達車隊

以極陡坡聞名的瓦隆之箭,是王美銀挑戰阿登古典賽的第二戰,本站接獲車隊平路領騎的任務,成功協助主將頂過平路的側風賽段,個人共完成當中的170公里;賽後的美銀和我們分享道:「雖然累,但是能幫助主將節省體力、取得好成績是自己的任務,同時我個人能力上也得到很好的鍛煉。」


美銀在平路賽段完成長距離破風領騎的任務

全長204.5公里的瓦隆之箭(La Flèche Wallonne),共有9個坡段考驗,其中,選手們將於賽道的壓軸賽段繞行兩圈,並三度通過最著名的於伊之牆(Mur de Huy),在短短的1.3公里中,最大坡度上看26%,無疑是本站的最大看點,亦為今夜決勝的關鍵所在。

在前後兩波的攻勢裡,整合出六位突圍車手,開賽70公里後,跑出近6分鐘的領先,但秒差在移動之星領銜的大集團控管下,正逐步下降當中。進入最後兩小時的賽程,終點前70公里處,兔群與大集團的差距,已經縮小到3分鐘左右。

終點前58公里,大集團初次通過於伊之牆,而我們的維斯孔蒂(Giovanni Visconti)與伊薩吉雷(Ion Izagirre)都維持在前緣的位置,擅長爬坡的格爾邁(Tsgabu Grmay),也不時現身鏡頭前。值得一提的是,在阿姆斯特黃金賽重摔倒地的加斯帕洛托(Enrico Gasparotto),本日已經帶傷上陣,展現職業車手過人的意誌力。


瓦隆之箭最著名的於伊之牆

在進入最後40公里前,主集團幾位選手率先搶攻,在各車隊副將管控之下,德·馬爾基(De Marchi)為首的攻擊並不持久,但本站最初形成的兔群們,秒差已經寥寥無幾;然而他並沒有放棄,再次嘗試進攻之際,成功在第二次進入於伊之牆前獨推,而後與跟進的容格爾斯(Bob Jungels)組成兩人小組,拉出半分鐘的領先。

在倒數10公里的長下坡,容格爾斯拋下德·馬爾基,獨自展開突圍的旅程,領先一度上看50秒,但在大團的追趕下,他帶著僅有的23秒攻上於伊之牆。而後方已經大幅篩選的集團,正拼了命追趕前方的勇兔。當主將們進入最後廝殺階段,衛冕冠軍巴爾韋德(Alejandro Valverde)還是技高一籌,優勢登頂的他摘下個人瓦隆之箭的第5勝

而主將伊薩吉雷,本站始終處於大集團的前線位置,在極陡坡上亦參與了主將們的精彩決鬥,最終以第12位進站,為巴林戰隊中的最佳成績;西班牙好手賽後提到:「最後一公里的賽段,我始終保持在集團的前方,雖然終點前的賽道,並非完全符合我的屬性,但我自己的感覺仍相當不錯,我已經準備好挑戰週日的列日-巴斯通-列日(Liège–Bastogne–Liège)了!」


主將伊薩吉雷拿下本日最佳的第12名

完成本站170公里的美銀,也在賽後分享他的心得:「今天任務首先是出發控制兔群的人數,然後一直擔任領騎頂風工作直到120公里;前半段的側風很消耗體力,我領騎了一百多公里,一直占據在領騎的移動之星身後,也就是第二支隊伍的位置。」

功成身退的美銀,對於瓦隆之箭也有不一樣的感受,他和我們描述了鏡頭前看不到的一面:「在我看來,相較前面幾場古典賽,這一場算是比較容易一些的;雖然終點的陡坡要爬三次,但是坡的距離不算長;不過今天的側風特別的大,讓我領騎消耗真的特別大。」

「雖然累,但是能幫助主將節省體力、取得好成績是自己的任務,同時我個人能力上也得到很好的鍛煉。」表現獲得隊友稱許,獲得車隊給予許多出賽機會的他,對於接踵而來的磨練不以為苦,吃苦當吃補的態度,反映他務實的個性。放眼未來,美銀也期許自己能找到自己在隊上的定位,對於未來的挑戰,字裡行間都充滿期待

帶隊的運動總監菲利普·莫迪(Philippe Mauduit)總結時,除了相當肯定伊薩吉雷的表現,對於回歸的意大利好手加斯帕洛托,在此完成150公里的賽程,他也自信地說道:「要恢復到百分之百的狀態,我們還有4天的時間,尤其在這樣的賽事中,加斯帕洛托是相當關鍵的角色。」對於35歲的他,以不思議的速度重回賽場,總監對巴林戰隊的未來表現,仍抱持著相當樂觀的態度!

2017瓦隆之箭(La Flèche Wallonne)成績

約恩·伊薩吉雷(Ion Izagirre) 第12名

喬瓦尼·維斯孔蒂(GIovanni Visconti) 第94名

新城幸也 第102名

茨加布·格爾邁(Tsgabu Grmay) 第131名

格雷加·博萊(Grega Bole) 第147名

安東尼奧·尼巴利(Antonio Nibali) 第158名

王美銀 未完賽

恩里科·加斯帕洛托(Enrico Gasparotto) 未完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