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0勢力 ] 高材生成為體能教練 他是廖歆迪(上)

把當選手的夢想轉化成推動力 - Interaction 對一名選手的影響

Apr 16 , 2017 18:00:00

清華大學是名列台灣國立大學前茅的學校之一,在台灣講求學歷的殘酷事實,拿這張漂亮文憑出去,絕對不用憂愁找不到一間能賺錢的好工作,也正因如此同時扛載父母的期望,父母希望孩子能帶著座落在國立大學車頭的光環,有一段穩定、一帆風順的後半人生。

不過,高知識份子裡頭還是會有一些無論是思想還是實際行為都特立獨行的硬派,廖歆迪(小廖)就是經典的一位。


高知識份子裡頭還是會有一些無論是思想還是實際行為都特立獨行的硬派,廖歆迪(小廖)就是經典的一位

很會讀書、很愛玩車

他高中讀台中一中,高三下學期學測考得不錯,確定可以讀上滿意的大學,於是啟動考生放縱期,玩起單車,三不五時泡在台中過去一間現役選手經營的車店,認真愛上能夠親自手摸機械的實際觸感。

進去清大之後,小廖加入單車社,持續燃燒對單車的熱情,因緣際會之下與上一份工作(力格)的老闆相識,從他口中得知國體教練研究所的細節,如同一盞燈,點亮小廖未來生涯的方向。

「其實大學這四年我的成績普通,而且後來沒畢業,我用同等學歷去考研究所。」小廖坦白說,家裡對他確實不諒解,尤其當他決定要考教練研究所而不是世俗價值觀認定能有年薪破百又穩定的學歷,勢必上演一場家庭革命。


小廖對單車有一定的執著,這份執著轉嫁到生活態度上,他一直都希望興趣能與工作結合
©胡哲瑋

沒人能阻攔他抱持理想的心

他似笑非笑,有點無奈搔著頭,又毫不掩飾那份堅持抗爭所帶來的成就感,看向未來的眼神和靦腆微笑著。

你能夠感受到他確信絕對不是要做只會賺錢的工作,而是要做熱愛的事情。他甘於碰撞,挑戰價值觀,都完全反映內心那塊富有理想及原則的本質。

“ 我就讀過美國、加拿大競爭激烈的私人教練業的做法,他們會明確告訴客戶,依照你的目標,我可以用多少時間幫你達成。這是我現在已經開始在做的事情,很有挑戰,因為你必須很能運用所長,同時要掌握客戶的狀態,才能信誓旦旦給他一個具體完成時間。但我還是會繼續努力執行。”

— 不想輕易為商業利益而妥協,這就是小廖。


小廖曾經參加過三年全國錦標賽,最近一次的佳績是105年爭先賽銅牌 ©胡哲瑋

小廖曾經參加過三年全國錦標賽,最近一次的佳績是105年爭先賽銅牌。有一年大學延畢,他還偷偷假裝出門讀書,實際上是帶車出去訓練,為的就是參加98年全運會,最後東窗事發被爸媽狂唸了一頓,依然不影響他對單車的熱情。

與其純粹用熱情形容,不如深入點說明,小廖有能力把熱情銜接到現實面上。


小廖開始不定期在工作室開課,讓更多人認識訓練學 ©廖歆迪

在邁向理想的道路,本以為他只一昧往前衝,實際上他邊走邊看,腦袋同時思索現實環境會有哪些阻礙。

決定讀教練研究所之前,小廖本來考慮機械所,他喜歡把玩單車的零件,比起專注於電機相關的器材研究,他更愛摸到實體,同時又能夠研究單車業界生態,不過後來他想想,「唯有當上教練,才能持續訓練。」而且他還有一個願景,自己雖在騎車上是有一點天份,卻因為練車起步過晚,來不及成為一名優秀選手,「我當不上運動員沒關係,我希望我學習累積到完整的訓練知識,可以影響其他人,成就他們的夢想。」


廖歆迪 教練 ©胡哲瑋

成為運動員的幕後推手是他當教練的最大動機,聽起來很感性又很大愛,小廖講完下一秒又恢復理性狀態說:「在攻讀碩士期間,我學習到根源自德國的『訓練學』,以它為理論基礎,再來延伸訓練方法,所有訓練方法都根據最高指導原則再作組合變化。各種訓練之間環環相扣,它們會產生交互影響,就連一個人的生活型態都會涉入其中。」

這也就是小廖以體能教練的背景,與同為教練的友人們在2016年共同成立的體適能工作室「Interaction Fitness 」的名字由來。

繼續閱讀:[ 80勢力 ] 高材生成為體能教練 他是廖歆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