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先試閱!14,000公里單車回家路.一個女生的絲路之旅
<01.出發>
May 21 2020 12:00:00
海外
作者 Min

打開所有照片

內容介紹

【原來最困難的不是路,而是克服出發前對未知的恐懼。】

【在路上,才發現原來我們需要的,比想要的少很多。】

【旅行,不是一個最終的目的,只是一個方法,藉由轉換看世界的角度來檢視自己。】

11個月旅程,Min隻身一人騎著單車,一路從德國、奧地利、義大利、希臘、土耳其、伊朗、土庫曼、烏茲別克、吉爾吉斯、中國,最後回到臺灣。

這是一趟回家之旅,同時也開啟了Min對家的探索。家在哪裡?家是什麼?如果「家」是一個安全的地方,那為什麼有些人的家,我們覺得是危險的?

從接觸到陌生的環境與文化,接受衝擊,最後再回顧自己內心的枷鎖。困住我們的是什麼?是外在的環境?天生的條件?還是內心不願放下的成見?故事裡,敘述的是一路上的所見所聞,但真正記錄下來的,是透過觀看世界來反觀內心的轉變,和個人成長的歷程。

作者簡介

謝承惠 Min Hsieh

1983年出生,從小家境清寒,國中畢業後讀夜校半工半讀完成學業。人生目標不斷朝著努力賺錢過生活邁進,直到25歲身體因過勞而產生轉變。因為聽說澳洲薪資高而申請了打工度假,卻成了扭轉人生方向的契機,展開了後續德國打工度假、以及單車橫跨歐洲大陸的長途旅行。

現在Min愛上了單車,愛上了用慢速深度體驗文化,用熱情分享這些體驗,並在單車旅行社工作,帶領更多人一起體驗這些美好的經驗!

走出去,接受衝擊,承受痛苦後,會發現那個讓自己痛苦的人是誰。再次試著從這個體悟裡走出來,體驗一個不同的世界和自己。

搶先試閱

⧔01.出發⧕

手裡握著剛領到的薪水,走出位在慕尼黑市區的餐廳,在門口和同事相擁道別。

「明天出發?」塔瑪拉問。

「對,車子昨天拿到了,明天之後,我就要開始探索這個世界了!」我說。

「妳是瘋子,妳知道的,對吧?」塔瑪拉握著我的手,接著又說:「但妳也是最棒的。」

塔瑪拉來自西班牙,我們一起在餐廳的廚房裡工作,還有其他來自西班牙、葡萄牙、墨西哥等西班牙語系的同事,廚房裡只有我不會說西班牙語。塔瑪拉和我的感情最好,工作默契十足,她總是喜歡說我倆和墨西哥主廚的搭擋是最棒的。

原本我在郊區租了個小房間,上個月底退掉了,現在借住在朋友家,等一切就序,就要出發離開慕尼黑,離開德國,邁向回家的旅程。也許有人會覺得,這是一個瘋狂的旅程:我打算以單車為主要交通工具,從德國一路穿越歐亞大陸,抵達北京,再飛回臺灣。我將它稱之為:一萬四千公里回家路。

對我而言,瘋狂的不是這個計劃的內容,而是我沒有足夠的錢去執行計劃。所以,每天像工作狂一樣的拼命打工,想盡辦法賺錢。但是到了現在,旅費也許只能支持兩個月的行程。之後怎麼辦?我還不知道。和塔瑪拉交換了一個深深的擁抱,和大夥告別離去。

走在回家的路上,心裡開始盤算著,待會兒得洗個衣服,整理行李,多餘的東西寄回臺灣。但一回到住的地方,工作一整天的疲憊感席捲而來,勉強把身體和衣服洗好,便倒在床上睡去。

花了一個早上整理行李。近中午時,仍然盯著一條披肩,不知如何是好?這條披肩,陪我一起去澳洲,再一路跟著我來德國,這回騎單車的旅行,少了它可不行。「它太大件了!」我對自己說。「但它很好用!」沒辦法,只好將披肩放在一旁,晚一點再處理。

沒多久,地上堆滿了『晚點再處理』的物品。

我不厭其煩的將東西重複塞進馬鞍袋裡,但不管再怎麼像俄羅斯方塊般的排列,想要帶走的物品連一半都裝不進去。最後,我只能將「不帶走就無法出發」的東西塞進袋子裡,勉強把行李五花大綁的架上單車。

寫封電子郵件,告訴親朋好友們要出發的訊息,拍下一張紀念照,啟程,朝向南方前進。這時瞄到手機螢幕上的時間,糟糕!已經下午快三點,怎麼浪費掉這麼多時間?

跨上單車,踩著踏板前進,龍頭因為沈重的行李失去了靈活度,我緊緊握著把手,微微的冒出冷汗。從這一刻開始,將無法掌握未來會發生什麼事情!

轉了一個彎,經過平日上班走的路,我對著這熟悉的街景道別。昨天,我還只是一個開心打工小妹,現在,變成一個遠征歐亞大陸的長途旅行者。

今晚的落腳處在哪裡?下一餐要怎麼吃?會發生什麼事情?如果遇到壞人怎麼辦?如果裝備被偷了怎麼辦?錢花光後怎麼辦?這一切,我都不知道,現在的我有能力全部解決嗎?我也不知道!這些問題從電腦螢幕上的地圖搬到此刻實際道路時,就像從遊戲裡抽身要上戰場了,很顯然,我並沒有準備好,無論是對於長途旅行的專業知識,或是單車的基本技能,甚至是我的心理狀態。

輪胎壓過一個起伏的路面,我聽見沈重的物品掉落在地上…,回過頭一看,是原本掛在車子右後方的馬鞍袋,還有在路邊被嚇到的婦人…。

婦人張大了雙眼直直瞪視著我,而我則驚慌的抓著扛著一大坨行李的單車,彆扭的撐住重心不穩的車子。來不及反應該怎麼應對突然發生的事,腦袋只想著:裝備怎麼會掉了?該怎麼扶著笨重的單車去撿行李?婦人沒有被行李砸到吧?行李撿起來後,該怎麼裝回去?現在該先做哪件事? 

此時婦人已經彎下腰,把馬鞍袋撿過來,並關心的語氣詢問:「妳還好嗎?需要幫忙嗎?」「謝謝!謝謝!真的很不好意思。」婦人的親切讓我回過神,接過行李慌忙的道謝。

笨拙的把單車靠到牆邊,試著將掉下來的馬鞍袋掛回車架,費了一番力氣後,才回復到出發時的樣子。「該死?才不到三公里!」看著碼錶上的數字,心裡咒罵著。這不是一個好的開頭,我把這一切想的太簡單了!

接著,同一個馬鞍袋又摔落到地面,我開始不斷停車、撿拾、掛回車架、往前、再停車。內心隨著這個頻率越來越焦慮,天色也暗的越來越快速,夕陽在空曠的草原留下最後一道光線,我仍然在慕尼黑某個角落,迷失著方向;現在,再一次的停下車,撿起又一次掉落的行李,昏暗的街道上,只留下狼狽又無奈的我面對著不斷咆哮的兩隻狗。

當初天真的想一路沿著伊薩爾河(Isar)接到奧地利,但實際路況根本沒那麼簡單。我被道路帶離了河道,分不清哪裡是南下的方向?還必須檢查裝備到底哪裡出問題?再摸黑找一個安全的地方,紮下我這輩子第一次的營地。

想到這裡覺得很無助,不知道自己幹嘛沒事找罪受,最重要的是,內心的恐懼戰勝了一切,像塊陰影把理智全部蓋掉,我情不自禁朝著那兩條狗放聲大哭。「喂!我跟你說,我沒有辦法,我做不到!每一個人都說得對,這計劃太瘋狂了,我什麼都不會,我不知道怎麼做,我覺得很可怕!」崩潰大哭了一會,拿起手機打給最後在慕尼黑收留我的朋友,使盡全力的哭嚎。

「Min妳冷靜點,妳現在在哪裡?」朋友嚇傻了,沒多久前我才開心的跟他道別而已。

「我不知道,我迷路了,有狗在對我叫,我只知道我還在慕尼黑!」我繼續大哭著回答。

「好好好,我明白了。妳先回來好嗎?回來再說。」

我握著手機流著淚,望著被黑暗撤換掉的天暮。回去,就這麼簡單的宣告失敗?我不想。但原本在胸口那滿滿的自信已經全部流失,只能低頭看著那兩條狂吠的狗,說不出半句話。

「好吧。」我聽到自己的聲音對著電話低聲的說。

我失敗了,徹底的失敗了,在出發後的不到兩個小時。

◆待續◆

下一篇:02.計劃的誕生

連載時間:2020/5/28 12:00

❖❖❖❖❖❖❖❖❖

本段內容取自『14,000公里單車回家路.一個女生的絲路之旅』。目前書本正在做集資出版的預購活動,想要支持或是進一步了解詳情,請上Bikepacker Min - 單車背包客的FB粉絲頁。

TAGS

喜歡這篇文章嗎?分享給朋友知道!

回到文章列表